首页 > 财经 > 保险 |正文
北京又一家知名早教机构疑跑路 巨额会员费下落不马歇尔计划明
2019-05-13 15:49:30 | 来源:腾讯新闻 | 作者:

作者:曾嘉

5月12日上午,数名家长聚集在北京朝阳区的新奥购物中心门口,他们的诉求只有一个,就是希望新奥方面帮忙联系一家早教机构的负责人。

据这些家长反映,他们都在欧拉早教中心斥资数万元让孩子学习。然而今年以来,这里的课程却渐渐无法正常预约,老师们也陆续消失不见,相关负责人电话也无法接通。尽管该机构客服人员口头承诺,中心正常营业,困难是暂时的,但家长们的耐心已被耗尽,开始陷入退费无门的绝望。

当日,新奥购物中心运营部一位工作人员对中新经纬表示,商场方面也在尝试联络欧拉早教负责人白某,但至今未联系上。该工作人员称,欧拉早教与新奥方面已签订了续租合同,但租金并未全部缴纳,如果白某确实失联,商场也将陷入被拖欠租金的局面。

文 |曾嘉

01老板失联、教师离职,家长很无助

5月12日,中新经纬来到新奥购物中心,从现场家长的口中了解到了欧拉早教的现状。

“这里原来的老师几乎都走了,新来的工作人员基本都是兼职,包括老师、客服和保洁人员等。”一位会员家长曹女士告诉中新经纬,春节后欧拉早教一直频繁换老师,且不少课程处于停课或约不到课的状态,最近游泳也停课了,据说是热力维修原因,但家长们还是很担心,不少家长已数次尝试联系该中心的负责人询问是否会停业,但均未得到明确的答复。

据现场一名家长反映,目前欧拉早教有数百名会员,每人的卡内余额在几千元至数万元不等。“我们还在统计消费者人数和金额,如果按目前维权群的近400人计算,每人卡内就算还有1万元余额,涉及数额就已经不少,更不用提有部分家长一次性花了五六万元。”一位消费者称。

新奥购物中心运营部一位工作人员对中新经纬表示:“我们现在也只能将涉事消费者的信息记录下来,如果与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会第一时间联系消费者。”

根据新奥购物中心工作人员提供的欧拉早教负责人的电话号码,中新经纬于5月12日数次尝试拨打,均无人应答。

5月12日下午,欧拉早教客服在微信朋友圈发消息称“由于道路限行,中心于5月13日-15日停课,16日正常营业”。截至发稿前,中新经纬未收到来自欧拉早教负责人的回应信息。

▲欧拉早教中心 中新经纬摄

对于是否收到停课的通知,两名欧拉的工作人员告诉中新经纬,未收到停课通知,游泳“只要有热力供应恢复就可上课”。

但实际上,有知情者称,欧拉早教的多名游泳私教已经离职。但当家长就此询问欧拉销售人员时,对方坚称“教练没有离职,热力供应恢复就会回来上课”。与此同时,5月11日,欧拉钢琴老师称,今天是她最后一天上课,课后会将自己购买的钢琴及教学用具带走。在此情况下,欧拉前台人员仍坚持表示,钢琴课还可以继续约课。

“课确实是停了,老师没办理离职或许是因为找不到人给他们签字。”一位家长说。

02拖欠工资已有数月,期间仍在招募会员

据欧拉早教的会员称,该中心出现当前的状况早有征兆。

据欧拉会员家长张女士介绍,欧拉早教的课程包括舞蹈、跆拳道、游泳等十余种,理论上只要孩子满足年龄和档期要求就可以通过网上约课。然而,自今年年初开始,一些课程虽然开放,却总是无法正常约课。“仔细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很多课都是因为没有老师,根本开不起来。目前只有厨艺和美术开着,其他的全部停了。期间也不断有家长质疑中心出了问题,要求退款。”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面对消费者的重重质疑,欧拉成长中心官方公众号发文进行澄清,并将欧拉与物业方新奥购物中心的租赁合同内容公示,表明合同到期时间为2022年。在4月游泳课停课后,不少家长要求退款,欧拉微信公众号回复称,游泳停课是因为换水热力原因,正在全力寻求解决方案,争取五一假期结束后复课。

▲欧拉官方公众号公示的续租合同截图 ▲游泳课停课后,欧拉官方公众号发布的公开信截图

然而,截至5月12日,游泳课依然未恢复。根据工作人员回应称,游泳课有可能在5月16日恢复,但不少家长仍表示很担忧,因为到5月12日,依然看不到任何可以复课的迹象。

在多名教师缺席、无法开课的情况下,欧拉早教招聘了多名兼职教师,然而教师的工资也被一直拖欠。

入职欧拉早教两个半月的一位老师告诉中新经纬,从她入职到现在,欧拉方面不仅未与其签订劳动合同,工资、绩效、社保等承诺均未兑现。“平时只有客服安排我的上课时间,但是客服也总是换人,流动性很大。我曾经找上级沟通过工资问题,但未得到明确回复。”据该老师透露,欧拉早教中心的部分教师与保洁人员已被拖欠工资达四个多月。

中新经纬了解到,近几个月,在欧拉早教已经出现部分课程无法正常进行的情况下,该中心仍在吸纳新会员。

03相关公司已被工商部门列入失信名单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欧拉早教所属的北京欧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0月,目前法人为钱坤。通过天眼查搜索的结果显示,该公司法人代表分别在2014年4月、12月及2017年12月进行三次变更;而公司的注册资本于2013-2014年变更4次,依次为3万元、20万元、2000万元、1000万元。

▲欧拉早教中心 中新经纬摄

而该公司的企业法人为北京明海远晟教育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中新经纬通过企查查得知,该公司控股企业共有7家,其中,儿童益趣坊(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已于3月6日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北京欧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于4月9日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上述两家企业均为该公司100%持股。

2019年3月5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将北京明海远晟教育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录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值得注意的是,有知情人士称,部分消费者并非直接在欧拉办卡,而是在本来报名的早教机构被收购后,在退费无望的情况下,不得不将课程并入欧拉。“我们原本是沐奇亲子游泳的会员,沐奇因为经营不善被欧拉收购,沐奇相关负责人称可将课程转移至欧拉早教,没想到还没上多久就遇上这样的事。”一位消费者称。

据悉,从今年3月底,沐奇亲子游泳陆续关闭了多家直营店。针对退费等事宜,沐奇亲子游泳公司实际控制人4月中旬曾回应称:“公司正在进行店面协调,很快会有结果。”但时至今日,公司负责人仍杳无音讯。中新经纬查询发现,今年1月,其所属的北京沐奇世界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同样被北京工商部门录入了经营异常名录。

鉴于沐奇闭店后会员至今投诉无门的情况,有会员家长认为,欧拉目前的情况很可能是投资人的拖延战术,为“跑路”做准备。就上述收购的情况,欧拉目前在职的工作人员表示“不知情”。

“与沐奇签了退款协议后,就再无下文。如果欧拉关门了,就彻底凉凉了,我再也没办法拿回一分钱。”上述消费者绝望地说。

张女士的情况与上述消费者类似。“我们在一家英语机构给孩子报了90节课,共2万元。但还没有开课,这家机构就维持不下去了。后来机构被欧拉收购,这家机构负责人告诉我们,钱没办法退了,但可以把课程转到欧拉继续上,我们就把课程并了过来,遇到这样的情况感觉受到双重伤害。”张女士对中新经纬说。

对于上述收购信息和欧拉方面负责人的去向,中新经纬联系到了一家被收购的英语机构负责人进行进一步核实,该负责人开始答应接受采访,但后来又以“忙”等为由未对相关问题予以回复。

早教中心中途“跑路”,使消费者预存款受到损失的情况时有发生。据北青网报道,今年春节前后,北京“家盒子”西直门店突然关闭,导致至少上百名会员维权,每名会员在之前均购买过一两万元至数万元不等的“课包”。据中国城市报报道,今年2月,在北京、唐山等地开有多家连锁教育机构的艾尔蒙国际早教也出现了停课情况,校方给家长发短信称“经营不善暂时停课”。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若出现经营场所不能继续提供相关服务的情况,消费者有权要求退还预存费用的余额。具体而言,如机构负责人捐款而逃,则其涉及刑事犯罪,建议报案处理;如该机构经营不善,资不抵债,需走破产清算程序。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