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银行 |正文
民进揭阳陈弘平党内战自砸招牌:如今全台湾都在等他回来
2019-04-14 06:15:05 | 来源:腾讯新闻 | 作者:

在赖清德“突袭”加入2020年战局之后,整场选战因此发生了结构性变化。上一阶段,民进党自觉处于守势,但摆出定于一尊、迅速团结队伍的姿态,试图奋力一搏。而国民党内“太阳”林立,初选拖拖拉拉,导致基层集体焦虑。

如今蔡赖之争终于爆发,党内协调无果,只得也将初选时程延后。如此一来,明年选举的整体节奏大家都放慢一拍。

蔡赖之争延续,民进党自砸招牌

民进党这边现状颇为棘手。一方面,蔡赖二人都没有妥协的意思。负责党内协调的“五人小组”明显倾向保蔡,对赖清德的最大让步就是“蔡赖配”,台媒甚至传出蔡英文如果初选落败就有可能脱党参选。但赖清德从淡出政坛到半路杀出,显然有备而来,显然不只是要个副手的位置。

目前,民进党中央做出延后初选决定,事实上已经是对蔡英文的袒护。毕竟,如果现阶段拼民调,赖清德胜率大得多。不过,此举已经对民进党本身造成冲击,对绿营不遵守初选制度、不公平竞争的批评已经充斥党内外。

在赖清德对初选延后表示“深感遗憾、参选到底”之,挺赖的“独派”大佬吴澧培怒呛“民进党干脆戒严好了”,而台前防务部门负责人蔡明宪则索性退党以示抗议,他呼吁党内必须尊重初选制度,痛批民进党追逐政治利益,弃过去的价值与理念于不顾。

如此一来,原本就因执政不力而处于守势的民进党,将因蔡赖之争延续而持续造成不良观感乃至党内分裂,即使最终尘埃落定,恐可沦为“差”与“更差”之别。台湾作家桑品载便以《小英正在砸民进党招牌》为题撰文指出,为了保驾蔡英文,民进党的招牌“民主”与“进步“正面临考验,老爱批评别人不民主的民进党,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

的确,过去几年,国民党由于执政、选举不力而又不甘失败,曾在党内上演诸如“换柱”的戏码,对其政党形象造成极大冲击。绿营也曾借此大做文章,批判国民党并非“民主政党”。然而,风水轮流转,事实证明,自诩“民主进步”的民进党,被逼急了的时候,照样也能把自己的神主牌抛到脑后。

而这种选举之上的政党政治,何尝不是“台式民主”的悲哀呢?柯文哲的一句“垃圾不分蓝绿”能够引起社会共鸣,“土包子”韩国瑜能够创造“看人不看党”的选举奇迹,早有厌倦蓝绿的民意铺垫。

延后的吴韩会,蓝营团结差一里路

同样是“内部协调”,如今国民党的形势较开跑初期明显后来居上。尤其是日前党主席吴敦义以明确不选来回应朱立伦、王金平等党内候选人后,蓝营可谓士气大振。

此前,由于吴敦义身为党主席,又不排除“亲征”的“万分之一可能性”,招致“球员兼裁判”的质疑。因而朱、王等人身为候选人,自有理由被动回应党内协调。而在吴敦义“牺牲小我”之后,参选以来态度一直较为积极的朱立伦,以及明确“挺韩”的周锡玮都有望团结归队。朱立伦此前已不止一次表示,若韩国瑜接受征召,自己将全力配合辅选,希望全党团结一致。周锡玮更是持续呼吁蓝军挺“最强棒”出战。

如此一来,已被批为党内“绊脚石”的王金平或将成为吴敦义“造王”路上的最后一里。不过,王金平和韩国瑜的关系一向不错。在韩国瑜尚未被“拱”之前,王还善于利用他与韩的关系拉抬声势。毕竟,韩流翻转高雄有他的一份功劳。而最近,虽然蓝营党内征召韩国瑜的声势与其参选姿态明显冲突,但王金平始终未对韩国瑜言语相向,甚至可以说保留了足够的合作空间。4月初,二人曾在高雄短暂会面。王金平表示将尽力协助韩国瑜和高雄拼经济,已分别与台湾“工总”、“商总”协商,分别预计投资高雄1000亿、1598亿元新台币。而从当时到现在,每被外界暗示其与韩国瑜之间的选举利益冲突时,王金平总是表示,他未与韩谈选举的事,如果韩国瑜有提,他才会讲。这次他也说,韩国瑜心里怎么想,他并不清楚。

也就是说,反正现在韩国瑜还没下决定,王金平当然不愿自己“缴械”。而只有等到韩国瑜亲自和王金平谈,他这一关才有可能出结果。

等到4月18日,也就是韩国瑜访美结束返台之后,国民党的大戏即将上场。到时候,由于吴的弃选和韩延续美国声势,被推迟的吴韩会将更加令人期待。而当韩国瑜离自己的答案越来越近时,他对“老朋友”王金平必须有一个交代。乐观来看,只要王金平在国民党内部协调中得到一个合理的安排,其参选至今“没有白忙活”,也没有必要和韩国瑜唱反调。

所以,总而言之,国民党这边能否形成合力,推出最强棒,关键要看韩国瑜返台之后紧接着与吴、王的互动。而一旦韩松口接受征召,剩下的问题大概就是朱、王的位置如何协调。

总的来说,蓝绿在这场堪称史上最混乱的选战中都已跑完第一赛段,国民党的悬念是能否推出“最强棒”,而民进党则在“现任者优先”和“更强棒”之间拉扯。未来每一位潜在候选人的民意起伏和互动攻防,在此阶段都将显得更为敏感。此时台湾内外,无不在等那个韩国瑜回来的日子。下一赛段的发令枪,将在那一刻打响。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