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证券市场 |正文
素心问诗终不悔—小米发布会—冯三四其诗其人
2019-05-13 15:31:12 | 来源:腾讯新闻 | 作者:陈海峰

初夏,壮乡首府树正绿,花正红,人正欢。

从清明到“三月三”再到“五一”,各种节日让邕城处处歌声缭绕,舞蹈翩跹,热闹非凡。从农历看,还是四月,这里依然春暖花开,但却没有了初春的潮湿,炎夏的酷暑也还没到来,舒爽宜人,是郊游踏青赏花、雅聚谈文论诗的好时节。对四月的赞美,最出名的,大概是“人间四月天”了吧。诗人林徽因用四月天的意象,寄托对心中人深深的怀念和挚爱。诗中的“四月天”春风轻灵、春光明媚、春色多变,结合具体生活场景的比喻,营造出强烈而完美的音乐感、绘画感和韵律感,妙不可言。

今年的“四月天”,冯三四特别忙。刚刚从英国回来,就给我发来了他的诗集《去年的风花雪月》,还频频张罗喝小酒,听花语,品美文。他潇洒的生活,让朝九晚五上班的人们羡慕。

“冯三四”这个名字大有来头,那可是著名作家王十月的“杰作”。

据说,王十月对“笔名”有极高的造诣。当年,刚出道的他给文学杂志《十月》投稿,屡投不中。一气之下,把笔名改为王十月,后来就成了杂志社上门约稿了。当然,这是一种笑谈。

说“冯三四”大有来头,还有一层意思。我和冯三四是同乡。解放初期,在我们桂东南老家的农村,最困难是“三黄四八月”,也就是说,在那个饥荒的年代,农历四月和八月,田里的稻子还不成熟,余量却已经吃完,没东西吃了,于是人饿得黄黄瘦瘦的。这段时期,亲戚朋友你不来我不往,约定俗成。“冯”与“逢”谐音,“冯三四”就是遇到最低谷、最需要给养的时候,也是最能吸收的时候。这是一种谦虚和学习的心态,虚怀若谷。

正因为这种心态,冯三四时时刻刻放得下脸面,不耻下问,不耻上问。为人、作文、经商均是如此。因此也结识了很多商道和文道上的朋友。比如,著名作家鬼子。

鬼子也觉得四月有意思,前几天,他就给冯三四画了一幅画:一根含苞待放的花枝下面,一只怡然自得的青蛙仰天而卧,憨态可掬。画中题字“不要小看冯三四,坐井观天也风流”。

著名作家鬼子给冯三四画的一幅画著名作家鬼子给冯三四画的一幅画

是啊,冯三四确实不容小看。一个有文学情怀的成功商人,一个悲天怜人的慈善家,一个至真至纯的诗人,谁敢小看啊?哪怕他“坐井观天”,也乐观向上,谦谦君子,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正如《我是风》中写到的:

我是一缕柔和的风/不看你的颜色/不为炫耀自己/也从不卖弄/春天是我吹绿的

是柔和的风,而不是刚烈威猛的无坚不摧的飓风;轻抚的不仅仅是依依的杨柳、灿灿的桃花,更包括山中树、河边草,不论大小、疏密、浓淡、美丑,一视同仁;不分高低贵贱,不炫耀,不卖弄。春天的万紫千红、鸟语花香与我何干?把自己放得很低,一种忘我的境界。

我诗写我心。冯三四就是这样一种人。

前两年,他牵头成立了壮府艺术村,把在南宁的一批文化艺术精英联系起来,整合民间的资源,为村民们提供交流的平台。很多当地知名文化人士都加入进来。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担心,文化人最有个性,很难维系,没想一年又一年过去了,这个群落越来越红火,隔三差五办个活动,春夏秋冬一批文章。大家认的,不是他的资历、财力,而是他的温和、大方,以及对文学艺术的热爱。

“一杯酒送过往,一壶茶迎明天。”(《去年的风花雪月》)冯三四的诗中满是生活,而且是那种闲云野鹤、市井日常、家长里短,平凡至极。

一位挑着沉重担子的果农/压弯了腰/脸上爬满皱纹,头上布满银丝……一位如花似玉的女子/拿着一份求职应骋书/面色沉重/带着渴望和向往(《去年的风花雪月》)

生活的真实,娓娓道来。就像邻里之间拉家常,有一搭没一搭,都是司空见惯的切面。然而,正是这些切面,承载了人生的真谛,平淡而不平凡,那是对生命的尊重,对幸福的渴求,对人性的理解。

冯三四来自桂东南的农村,那里山高路远,风景秀丽,民风淳朴。今年初,他发起修建的乡村公路顺利接通邻县,屯里的交通面貌焕然一新,村民们欢喜雀跃。具有浓郁家乡情结的冯三四感到极大的满足,一口气吟诗作文,大块朵儿。

不想浓墨重彩/不愿默默流泪/只是/我怎样才能阅读/怎能诉说/藏在你心中沉甸甸的故事……有人走向远方/有人留在家乡(《有故事的村庄》)

家乡的故事是沉甸甸的,写不完,品不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成了他创作的最大源泉。

回望来时路/猛然间/青丝已成白发《时光的脚步》

从他老家到村委会,是一个长长的山谷,山谷两旁,一些村庄错落有致。逢年过节回到家乡,他都会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停车,和这个老人谈谈心,给那个困难户送点肉面,关怀备注,年年如此。他不认为这些有多么伟大,也不管旁人闲言碎语。甚至他认为,这些与自己公司每年做的公益慈善不同,这里包含着对家乡父老的浓浓深情。

冯三四倾注在诗里的感情是真挚的,浓烈的,纯粹的。喜怒哀乐,跃然纸上,从不晦涩,从不遮遮掩掩,弯弯曲曲。总体而言,阳光、轻松、热烈是他诗歌创作的主体情感,是典型的乐天派。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没有寒风冷雨,没有雪飘万里/没有酷暑风暴,没有秋风秋雨愁煞人

一年四季/只有鸟语花香,莺歌燕舞/只有春风拂面,踏浪扬帆/只有绿树掩映,碧水蓝天/只有蛙声一片,春潮涌动(《谁说的》)

往日的浪漫/已严重透支/你宁愿心里上锁/也不愿向我开放《我和你》

深深的等待、期盼和爱恋,“我”是多么渴望“你”敞开心扉啊!好深情,好真切。

在意境的营造上,冯三四追求清新自然,或者高山流水,或者曲径通幽,或者大隐于市,或者我行我素,一景一物,一人一事,信手拈来,一马平川。

你手中那片黄叶/还有遍地的金黄/是否依然/藏着一树的秘密(《遥远的风》卷首语)

单片的“黄叶”升华为灿烂的遍地的浓烈的“金黄”,由个性递进到共性,一气呵成。紧接着,继续发挥想象,这些叶子、这些金黄都是表面的,曾经生长这些叶子的“树”藏着怎样的秘密呢?为什么能长出这么多叶子,为什么这么金黄?经历了多少痛苦与快乐,或者深藏了多少成长的温馨和离别的不舍?让人浮想联翩,无穷地拓展了诗的意境。情中有景,景中有情。

“黄叶”作为一种温馨、温暖的意象,极为贴切,巧妙。这看起来是稀松平常之举,但里面包裹着细微的洞察力和丰富的想象力。

敢把/天上的太阳/吞没

敢把/世间的喧闹/融化

敢把/七彩斑斓的世界/全部抹黑《黑夜》

冯三四注重发现深藏于日常生活中的哲理,并用浅显易懂的语言呈现出来。《黑夜》中的这几句,一个“敢”字,把“黑夜”写活,写出胆识与自信,诗里隐含的信息是,人们应该向黑夜学习,自信自强。从吞没太阳到融化喧闹,再到抹黑世界,金字塔结构,层层推进,黑夜这一意象,张扬了一种一往无前的气魄,塑造出黑夜高大、勇猛、神奇的形象。让人耳目一新。在生活中,人们可以大胆过滤或者清理掉一些不必要的内容,做减法生活,哪怕看起来无限美好却不属于你的东西,无需患得患失,从而让自己变得简单、从容,活出自我,实现人生价值。

冯三四就是如此。为了心中的文学梦想,放下了商场的打拼,放下了无谓的应酬,放下了慵懒的时光,放下了人生的感叹。他的写作是发自内心的,是一种享受,是衣食无忧之后的选择。他从辛勤的笔耕中得到一种无以伦比的快乐。

诚然,冯三四的诗,还存在诸多不足,比如过于口语化、音乐感不强、艺术形象塑造模糊、表达方式不够丰富等等。在诗歌创作上,他要走的路还很长。可喜的是,冯三四有一颗纯粹的诗心,并且谦虚好学,勤耕不缀。

透过云层/不说话/不打一声招呼/来访亚美尼亚《不说话的阳光》

素心问诗终不悔。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冯三四的诗就像一束凌厉的阳光,透过云层,灿烂绽放。

宾阳:资深媒体人,文化学者,长期从事媒体管理、新闻采编、文学创作和公共文化研究,中国文化报深度记者,出版学术著作《公共文化服务社会化研究》《公共文化案例研究》《红木》3部,发表新闻、文学作品500多万字。宾阳

责任编辑:陈海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