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港澳台游|正文

有定单不敢接 中小企业贷款广州难过温州

来源: 腾讯新闻  陈海虹
2019-02-19 14:47:17
分享:

企业心声:以前毛利有3成左右,现在1成都不到。希望国家宏观调控早点见效,赶快把涨价控制下来

在广州机场路一家大型的化妆品商城,龙先生十来平方米的店面,摆满了洗面奶、收缩水膜等样品。店面的背后,则是离此十多公里外人和镇一家20多人的化妆品厂———这便是广州众多商贸批发行业典型的“前店后厂”模式。

“去年以来经营压力确实很大,困难不是资金链断裂,而是成本上涨太厉害。”龙先生是潮汕人,10年前开始进入这一行业,主要是为一些连锁店代工中端化妆品,同时自己做一些较低端的品牌。一年收的加工费约100多万元,在业内算是中等偏下规模。

龙先生给记者算了笔账:做化妆品成本主要有原材料成本、运输成本和人工成本,去年下半年以来,原材料成本急剧上涨实在“吃不消”。如做洗面奶的脂肪酸类很短时间就上涨了30%以上,白矿油每公斤从10元涨到了17块多。包装材料原来一个袋子1毛钱,现在要1毛1。“运输也涨价了,以前请个小四轮在白云区跑一趟是50元,现在要80元。”

人工成本方面,虽然“缺工”不算严重,但用工成本一个劲上涨。去年平均一个员工保底工资1100元,包吃包住约300元,水电费约100元,最低总费用在1400元左右,现最低也要要1700元,稍为松动一点就接近2000元。

成本上去了,产品价钱却涨不起来。龙先生无奈地说,化妆品不是必需品,“兴在百业之后,衰在百业之前”。原来很多订单价格定死,为了商誉亏本也得做,新的订单提一点价,但不可能提太多,“特别是我们这种做中低端的,受影响更大。”

“白云区起码有700多家化妆品厂,没有听说大量倒闭,但都比较困难。以前毛利有3成左右,现在1成都不到,大家都在撑,看谁能撑到最后。我们希望国家宏观调控早点见效,赶快把涨价控制下来。”

所处行业:电阻配件

企业心声:“一年产值1000万元,正常利润应该有50-60万元,现在全贴到成本去了,基本赚不到钱。”

典型个案二 与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比较

订单没少 钱没赚到

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大,还是这次影响大?

在广州白云区新广从公路附近一家电子厂,老板曾先生告诉记者,2008年金融危机冲击来得快、冲击大,很多企业一下就倒闭;而去年以来,连片倒闭的没有,但大家都没赚到钱。

来自湖南的曾先生2000年到广州创业,正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推动他做了一次转型:当时他主要生产出口音箱的配件,工厂约有150人。金融危机一来,不少下游客户倒闭。经过这次冲击,曾先生将外销配件生产停掉,改做内销,主要生产电阻配件。

“到去年年产值已有1000多万元,但下半年以来,内销生意也越来越难做。”曾先生同样被成本急剧上升所困扰:主要原材料如铜、锡、酒精等,今年比去年同期上涨30%-40%。工厂一个月采购30万元材料,成本要增加五六万元。劳动力成本上涨影响也比较大。人工成本去年平均才1500-1600元,今年平均涨到2200-2300元,增加了30%-40%,一个月要增加1.5-2万元的开支。

曾先生告诉记者,他的产品主要配套空调、电磁炉等传统家电,本身利润就很少,行业竞争又激烈,产品不敢提价。“像我这样一年产值1000万元,正常利润应该有50-60万元,现在全贴到成本去了,基本赚不到钱。”

曾先生表示,目前订单没有减少,但由于上述原因,他大约推掉了20%左右的交货时间急、利润低的订单。“广东做电阻的厂家有两三百家,有个别管理不好、成本太高的倒闭了,但绝大多数都像我这样维持着。”

“我现在最急需的还不是贷款,而是作为传统行业如何再次转型。”曾先生说,这一行始终是很传统的行业,没有办法完全机械化,转型难度很大。如果再撑一两年赚不到钱,他会考虑迁走,或是转其他行业。“不过即使搬厂,我还是想把销售部门放在广州,因为这边的创业营商环境确实很不错”。

所处行业:服装业

企业心声:10年前广东酒店服饰领先全国,但现在江浙、北京发展都很快,原因就是人家容易获得资金支持,能做大做强。

典型个案三 同温州相比情况如何?

转型、创品牌都受资金制约

有关温州部分中小企业因资金面断裂倒闭的情况,受到各方高度关注,广州情况如何?

在广州棠下一个工业区,广州百佳洋服饰董事长李国斌对羊城晚报记者说:“就我了解,广州这边没有大量中小企业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倒闭,但并不能说企业不困难。”

李国斌是江苏人,2001年来广州创业,一直都专注于服装行业中的酒店服饰,工厂有200多人,规模在同业中是比较大的。“2008年金融危机,受影响的主要是外销企业,现在则有普遍性。去年以来我们的订单没有减少,冲击最大的就是成本的上涨。”李国斌说,去年下半年以来,各种布料普遍上涨20%以上,有的达30-40%。人工成本也在很短时间就涨了20-30%。“这种急剧波动,对企业经营影响很大。”

为什么广州这边资金链断裂的不多?李国斌认为,广州这边中小企业借贷一直比江浙地区难很多,表面看风险少,实际上发展机会也差很远。以酒店服饰为例,十多年广东领先全国,但现在江浙、北京等地发展都很快,这边不再有优势,原因就是人家容易获得资金支持,能做大做强。作为中小企业不是不想产业升级、创自己的品牌,但受到资金制约很大。

李国斌有个做西装的朋友,投入了200多万,因为资金周转问题几乎倒闭,后来找人合作才缓过来。而他自己经营的工厂,去年产值3000多万元,实际上市场容量可做到6000万元,由于资金限制,有订单都不敢接。如果能贷到200万元左右,帮助就很大。“我是江苏人,家乡很多朋友金融机构是主动上门支持其发展。这边基本贷不到,可能是银行觉得太小,看不上眼。”

李国斌说,现在广州整个服装行业确实比较困难,具体到酒店服饰,广州的工厂有两三百家,如果这种情形继续,恐怕一两年内三四成都可能被淘汰。

-专家观点

成本上涨是转型必经阵痛

羊城晚报记者调查的几家中小企业,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广州中小企业当前的真实生存状态:成本猛升,而市场竞争激烈又难以转嫁,中小企业倍感压力;本地中小企业“适应”了一直以来的贷款难,这一轮资金链断裂的不多,却又意味着全靠自身积累,发展得十分艰难……中小企业应如何主动迎接挑战?记者采访了暨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捷教授。

羊城晚报:很多中小企业反映当前最大的问题是成本急剧上涨,您怎么看?

张捷:成本上涨包括多种情况。这当中,有相当部分是由于通胀造成的。对这一部分影响,政府正在加大对通胀的治理,预计压力会逐步减轻。中小企业需要特别关注的是要素价格、劳动力成本上升这些通胀之外的因素。这种成本上涨则是一种趋势,比如劳动者的报酬水平就应该上涨。这是一种中小企业转型升级的倒逼机制,也是中小企业转型升级中必须经历的阵痛,要转型升级就必须主动迎接这种挑战。

羊城晚报:有经营者反映,作为传统行业转型升级难度很大。政府应如何帮助他们?

张捷:政府更多的是要创造比较宽松的环境,引导中小企业转型升级。同时,应该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等组织的作用。

羊城晚报:对解决长期以来的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有何建议?

张捷:预计随着调控效果显现,可能到了今年秋天资金面紧张的情况会有所放松。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难问题需要综合进行,比如,可考虑大力发展社区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等重点服务中小企业的金融机制,政府在这方面应该有更大推动。

马汉青、卢启文、李君遐

本文引用自:百家乐排行榜 | http://www.hfmzx.com/

关键词:温州,广州,定单,中小企业,贷款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