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自驾游|正文

山西国企项目未批先建屡查屡犯 折射环境执法无力

来源: 新浪新闻  陈海虹
2019-02-19 14:47:17
分享:

西山煤电集团公司东曲矿隶属于山西焦煤集团,是其下属子公司,公司性质为国有企业,是古交矿区一座年产400万吨的特大型矿井。

7月28日,中新网记者跟随山西省污染减排新闻采访团来到东曲矿采访了解到,“东曲矿至古交电厂燃料运输工程”3年来环境违法,在无环评审批手续的情况下进行“未批先建”。

据东曲矿计划科科长张聪明介绍,东曲矿至古交电厂燃料运输工程总投资为2.4亿元人民币,项目设计井巷总工程量8000米,通道直线距离6900米,于2008年8月开工建设,至今工程已完工5800米。

按照当前的行政审批体制,一个建设项目要获得“准生证”,往往需要经过环保、建设、规划等多个部门的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法》第二十五条更是明确规定,未经环境影响评价的项目,一律不予办理项目立项、开工等相关手续。

但东曲矿只能提供出关于“东曲矿至古交电厂燃料运输工程”的《山西省发改委企业投资项目备案证》。

在这份《备案证》上记者看到,“在本备案证有效期(18个月)内取得相关部门行政许可文件后开工建设,逾期作废。”落款时间为“2007年11月5日”。

时至今日,18个月的有效期已经轮回2次,项目却无任何部门的行政许可文件,显然被东曲矿视为“合法”的《备案证》如今也已成废纸一张。

东曲矿环保科科长董笃敬表示,项目是古交电厂二期配套工程,年运输煤炭300万吨,考虑到地面运输煤炭抛撒严重的情况,经过专家论证,公司决定建设地下运输通道,虽然投资大,但环保。虽然现在没有环评手续,但目前正在积极办理中。

张聪明也称,“我们正积极配合环保部门,在今年3、4月份进行部分停工,5月底全部停工,办理相关行政许可手续。”

屡查屡犯 曾围堵环保执法人员

对于上述说法,古交市环保执法人员却当场反驳称,“他们在说谎。”

古交市环境监察大队东曲中队队长田志丹对中新网记者表示,“我们多次要求该项目停工,但就在昨日(7月27日)下午4点半,我们在执法检查时发现,其仍在进行违法生产,搅拌机仍在工作,井下排出的矸渣堆放在井口,工人们在沙石物料旁忙碌,表明该项目仍未停工。”

记者在东曲矿一面张贴着矿工工资表的“公示栏”上看到了今年6月份矿工的工资明细,还有两名矿工分别在7月22日、24日因上班期间没带自救器件而被罚款100元的通报,该通报的落款时间是2011年7月28日。

据古交市环保局开发科科长赵跃刚介绍,2009年年底,古交市环保局接到当地群众举报,反映东曲矿正在建设的地下运煤通道将废水、废渣随意外排,给周边环境造成了污染。

赵跃刚称之前并不知道有此项目开工建设,接到举报后,古交市环保部门随即对该项目进行了检查,发现项目没有环评审批手续,属“未批先建”环境违法项目。

至此,古交市环保部门就开始不间断地对东曲矿进行多次巡查,并于2010年6月17日、7月5日、7月21日多次下达执法笔录,要求企业立即停工,补办相关手续。

“东曲矿屡查屡犯,我们也对其进行过处罚,但就是不管用,环保部门执法人员前脚走,后脚项目就又开工建设了。” 田志丹说,在一次执法过程中,他们还曾遭到矿区家属围堵,两个多小时后当巡警赶到才得以脱困。

2011年5月24日,古交市、太原市、山西省环保部门三级联合执法,对西山煤电集团下发执法检查记录,其中明确提出:“立即停止该项目施工,未经环保审批同意,不得复工。”

但至今,当地环保部门仍对其是否真的停工存疑。

不能以保护环境名义破坏环境

面对上述违法事实,西山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工程师曾凡宇对记者声称,今年年底前公司要把剩余的1000多米地下运煤通道建设项目全部完工。

而对于“环境违法”的定义,曾凡宇则表示否定,他说“企业上缴税收几十个亿,是古交市政府允许其边建边批的。”

按曾凡宇的说法,允许其“边建边批”的依据是2010年11月1日古交市政府办公厅《关于古交电厂燃料运输工程建设有关事宜协调会会议纪要》。

记者在这份《会议纪要》中看到:2010年10月20日下午,古交市委常委、副市长任志启组织古交市政府、市发改委、住建局、规划局、水务局、环保局等部门及西山煤电集团和东曲矿负责人召开会议,就古交电厂燃料运输工程建设有关事宜进行专题研究,对该项目提出“尽快做出相关评价报告,并在2011年3月份前办理相关行政审批手续”等要求。

山西省环保官员表示,《会议纪要》并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东曲矿并不能以此为借口而违反环境法规进行“未批先建”。此外,距离最后审批期限已经过去4个月,项目仍未办理环评审批手续。

曾凡宇说,公司目前正在积极办理环评手续,因山西省水利厅关于项目工程对水环境影响评价报告迟迟未获批准,耽误了环评手续的审批。日前环评手续已进入了公众调查阶段。

山西省环保厅宣教中心副主任王新力说,建设项目环境评价是对拟建项目环境系统状况的价值评定、判断和提出对策,要求企业对可能产生的环境和生态破坏作出相应的防治措施。26年前,古交市因环保而诞生出享誉全国的“古交精神”,如今东曲矿却出现“反古交精神”,令人遗憾。

针对东曲矿“环境违法”屡查屡犯的情况,古交市环保局局长助理王志刚表示,他们将变日常监管为日夜监管,使其在手续不全的情况下彻底停工,坚决不会再允许此类“先建后批”的现象抹杀“古交精神”。

古交市副市长郝淑贞对中新网记者表示,古交任何建设项目绝不允许以牺牲环境为代价,今后坚决杜绝“环境违法”现象出现,东曲矿不能以保护环境的名义而破坏环境。

郝淑贞对东曲矿以及古交市环保局强调,企业要依法办事,尽快办理相关手续,同时环保部门要加强监管。

改善环境执法无力需执政理念进步

叫停不停,从侧面也反映出了环境执法的无力,然而东曲矿并不是孤例。

据太原市环保局一份统计资料显示,2010年上半年,该局依法叫停了73个未批先建、边批边建、批小建大、不按环保要求建设和验收及长期试生产的违法建设项目。

据山西省环保厅官员介绍,近年来,被查处的环境违法项目,许多都是类似“东曲矿”的“未批先建”,这已经成为环境影响评价制度实施过程中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

古交市环保局局长郭涛对记者说,对于东曲矿“叫停不停”的“环境违法”行为感到无奈,也曾考虑过对其实施“断电”,但井下断电,无法保证矿井通风系统的正常运行,引发安全隐患。此外,古交环保局还对东曲矿进行过罚款20万元的处罚。

一位不愿具名的环保官员称,罚款对于一些财大气粗的国企而言,作用相当有限。“区区20万”能否对其起到震慑作用,值得质疑。但对于环保部门来说,这已是罚款的上限。

据记者了解,一些政府和部门支持违法项目上马,这才是当前环境违法事件频发的深层次原因。近几年,无论“环保风暴”的不断掀起,还是环保局长的匿名举报,都显现出环保部门“孤军奋战”的无奈。

山西省环保厅宣教中心主任李景平表示,如何让环保部门告别“孤军奋战”,有赖于法律制度的不断完善,有赖于执政理念的不断进步。(完)

本文引用自:百家乐现场 | http://www.hfmzx.com/

关键词:山西,国企,无力,环境,项目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