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四三人涉黑案揭民间矿业资源争取乱象

来源:腾讯新闻责任编辑:
2019-05-04 14:05:10

当然,“在个旧,像马志保这样,有‘帮派’的并不少见。而且这些‘帮派’在做事时,都很有组织纪律。”从事了32年锡矿开采的矿工张宝说。同样,在当地更多的人认为,个旧的民间矿业开采,好比“江湖”,“讲势力、讲关系”。为了争夺矿源,私人老板之间的争斗也时时发生。

-马志保团伙涉嫌罪行

1991年,马志保为争夺矿源与个旧市一个叫左明浩的人发生打斗,并致对方受伤。

1992年,马志保在革新矿区,为争夺矿源与肖云锡发生争斗,造成对方受伤。

1993年5月,马志保与老厂镇木登洞村村民,为争夺当地矿源,带40余人携带炸药、火药枪等凶器,围攻沈家,致村民沈家武死亡。

1998年,马志保向老厂镇革新矿区蔺楠采矿点索要保护费,遭到拒绝,之后马组织手下成员赵永恒、白永龙等人到蔺的坑道内进行偷矿,与守矿工人发生争斗,造成对方一名工人(赵祥)当场死亡。事后,蔺楠遭到马的威胁、恐吓,1999年蔺被迫退出自己经营的采矿坑道。

2000年,马志保安排手下成员,在个旧贾沙乡陡岩张志安矿区进行护矿。后来因护矿人员与当地矿工发生纠纷,并使用长刀、火药枪致使对方多人受伤。

2009年4月,元阳县大坪乡白石寨开采矿区的红河大洋矿业公司因用电补偿问题,与村民发生矛盾导致停产,在乡政府的调解下还是未达成协议,事后得知此情况的马志保让大洋矿业公司出让16%的股份,以维护其矿山秩序,并对当地多位村民进行了殴打并非法将村民崔小红捆绑在一间工棚内。

2009年7月,马志保及手下成员10余人,到个旧“帝豪年代”KTV喝酒指使其手下拿10余万元,到酒吧柜台处存放,要求强行入股,遭到对方拒绝。马指使手下对酒吧工作人员进行殴打和砸场。

2009年12月,马志保与万祥红在个旧“张胖子”火锅店吃饭,双方因马志保的人抢了万祥红侄子的矿源一事发生争执。马召集了自己的手下对万进行殴打,并造成其重伤,随后将万开的电子游戏室砸掉。事后,马组织其手下成员逃往四川等地。

护矿队变成“涉黑团伙”

马志保原籍石屏,后迁户至个旧市。上世纪80年代末,马志保只是云南锡业股份有限公(下称“云锡公司”)的一名普通工人。随着个旧矿业(以锡矿为主)开发的扩大化,原来个旧市市属企业、云锡公司很大一批工人辞职上了矿山。而马志保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上到了矿山。

对马及当地矿业开发情况较熟悉的陈立说,在当时(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上矿山已形成一种趋势,后来也导致矿山开采秩序的混乱,出现盗、抢矿等现象发生,为了保护自己的矿源,他们之间就形成了一定的小圈子,各自占有一个小山头。

上世纪90年代初,马志保、王军(矿区带头人,后服刑)等人也有了自己的圈子,便雇用了一部分工人来探矿、护矿。

“马志保雇用的这部分人,他们的身份是双重的,既是他的工人,又是他的‘小弟’”陈立说,类似马志保这样的团队,在当时很普遍。

从当时的个旧矿山开采性质看,“为了争夺矿源,私人老板之间的争斗时常发生。相互间为了报复,也会接连发生一系列群体性冲突事件。”从对马志保的起诉书中了解到:从1991年到2003年间,随着矿区冲突事件的不断发生,矿山的一些老牌势力相继涉案,逐渐被消除。如王军、尚云、范伟、熊文进(涉黑案件)等人都被判刑。

据了解,在熊文进的案件中(涉黑案件),当时也涉及到马志保。在案发后,马志保潜逃在外,没有被处理,等到熊文进案审理完毕后,马志保才回来投案自首,后被判处缓刑。缓刑后,马志保逐步发展自己的势力。

马志保还是沿用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那套老路,盗取国有矿山资源及私人被允许开采的矿源。同时,他们先是以入伙方式进入到私人老板的矿山,然后再强占。

据了解,从1991年开始,马志保利用自己的组织,在个旧、石屏、建水、元阳等市县矿区,长期通过提供地下保护来收取保护费、强行入股、霸占矿山、买卖矿源等方法,聚敛了巨额资金、矿产品等大量物资,进一步充实了自己的经济基础。正是依靠这些手段,马志保不断壮大了自己的团伙组织。

随着当地矿业开采制度规范化的转变,以前允许个体进行采矿的形式被规范化了,只能以公司名义,并取得合法开采资格的才能进行采矿。而马志保在这一形势下,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进行转制后,马之前的那批矿工,也随之转换进了公司,成为后来的团伙成员。

民间矿业纠纷“帮派”来解决

据了解,多年来个旧民间矿山出现的纠纷,有些就以“帮派”形式来自行解决问题。

张宝描述,由于个旧矿业开采的历史较长,来到矿山打工的人群,他们以老乡关系形成了一种聚集的力量,如“贵州帮”、“宣威帮”、“昭通镇雄帮”等。

为了争夺矿源,私人老板之间都会组建自己的一帮人马来进行护矿。也因此,他们之间时有争斗。另外,随着采矿区域的扩大,当地一些村民的土地房屋出现垮塌等现象,也会发生私人老板与村民间为了利益而争斗。

陈立介绍说,“如之前马志保与私人老板,及与村民为争夺、开发矿源发生的数次纠纷,如果可以找某个官方或非官方的组织来协调一下,这样就容易解决问题,也不至于冲突双方动辄刀枪相向。”

从目前看,“在这些问题上,急需成立一个专门的部门来负责处理民间采矿出现的纠纷,比如,针对资源较丰富的县市可以成立一个矿山纠纷调解中心。其组成人员由各部门(有管理权限的部门)抽人组成一支队伍,来调解民间采矿发生的一些纠纷。这样也有利于问题的解决。或者,成立一个专门的协会性质的组织,把所有的矿山私人企业整合到协会里面,协会领导由政府部门人员挂职。在采矿中出现的问题,更多的从协会的角度去处理,这样可以避免一些重特大群体事件的发生。”陈说。

“从这些事件,政府应该更加重视类似问题的调处,而不是再依靠传统的帮派势力来自行解决民间的采矿纠纷。该严打的就应严打,对矿山做好行政管理工作,避免再发生类似的冲突事件。”

矿源被私人老板层层转包

在个旧老厂镇,当地基本上以矿为主。很多村民一辈子都在从事采矿职业,即使到了后期因年龄、体力问题退出矿业的村民,在他们的眼里、心里依旧在“关心”着当地的矿业变化。

用张宝的话说就是,“只要你能真正进入到个旧的锡矿行业,有自己的一小块矿地,那你这辈子都吃不完,而且只要三年的时间,你就会拥有上百万、千万及上亿的财富。”

张宝是个旧市老厂镇原籍人,一名52岁的老矿工,在当地从事了32年的采矿业。期间,他下过坑道、矿洞开采锡矿,也在一私人老板处做过4年矿山管理。一提到自己的矿业经历,他都会说个不停。张埋怨,当时自己在一私人老板矿点做管理时,老板对下属员工不好,自己发了上亿的财,但对下属矿工还是很小气,不愿意化一点小钱在矿工身上。也因此,张宝说,自己后来选择离开这个老板。

但直到现在,年过半百的张宝却一直还奢望着:“哪天能有一块矿源地,那我也能变成有钱人。”但张也自知这似乎只是一种奢望,自从云南锡业公司把当地所有的锡矿资源都划归其管理后,在锡矿的开采上,想拥有自己的一块矿源,那就得先用钱去堆关系,去打点所有的人。

“如果关系到位了,你就可以跟矿上签合同,从他们手里承包到一块矿源来开采。”张宝说。接下来,“你不用做什么。有人会找上门和你合作,帮你开矿。只要给开矿人一个合理的价格,他们都会帮你干。当然,人工、机械这些,由他们自己负责。而你只要交承包费及管理费,并打点好关系就可以了。”

但是,直接从事开矿的人则不一定能挣到钱,因为他们除了要自己支付人工、机械等费用外,有时还可能开采不到锡矿,带来巨大损失。同时,从承包者手里接过活(采矿),但开采出的矿产品,往往也拿不到一个合理的价格,矿源承包人会把矿产品价格压到最低。比如,正常的12万一吨锡矿,承包人只会给开采者出到3万左右一吨。张宝说,这就是目前个旧老厂矿区私人采矿的现状。

据张介绍,在老厂矿区的开采多是通过承包形式转到私人老板手里进行开采,私人老板承包到矿源后,又会层层转包出去,自己不直接进行开采活动,只等着收钱。

能否承包到一块矿源,成了当地多数人的一种奢想。

不过,即便是承包不到矿源,与做其他行业相比,当地村民还是愿意做一个普通矿工,至少每月能拿到2000-3000元。而且张宝也认为,在当地除了干矿,做其他行业也不可能。(应采访者要求,文中陈立、张宝为化名)

本文引用自:百家乐网上 | http://www.hfmzx.com/

(枝江资讯网:2019-05-04 14:05:10)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